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断根了,怎么办?

2022-4-7 17:37| 查看: 120| 评论: 0

【摘要】:   4月5号,也就是前天的晚上,陪岳父母老老俩口在一起吃饭,把儿媳二人也叫了去。    个中,年届三十的大儿突然一脸真诚懵懂少年状问我,    “爸,爹爹兄弟几个?”    说实话,我当时一听,立即知道 ...
  4月5号,也就是前天的晚上,陪岳父母老老俩口在一起吃饭,把儿媳二人也叫了去。
  
  个中,年届三十的大儿突然一脸真诚懵懂少年状问我,
  
  “爸,爹爹兄弟几个?”
  
  说实话,我当时一听,立即知道自己平时给儿子少上了课了。我以为自己的儿子就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应当了然如胸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弱智的问题在等着我。
  
  他可是外留生啊,学历低吗。
  
  苍天啊,我多年前恁多给他出去求学的白花花银子,白花了???
  
  我当时凝神回转望他的眼神,里面是充满诧异的,且有明确要让他感到一丝丝的寒意的。能问出这样问题的儿子,还有何用?
  
  将来,我说的是将来,哪天我“百年之后”,我的儿,还能让我“落叶归根”吗?
  
  对不起祖宗啊!皇天后土,我当时确实是在心中暗暗生出“养儿何用”的悲叹的,我当时的后背特别是脊梁骨,一阵发凉。
  
  摆在过去封建社会,我要是皇 上 万 岁 爷,这“储 君 太 子”的位置,我是不是又得掂量掂量了?
  
  这个问题,和,“M国人不知道磕睡乔”、“O罗斯人不知到普丁”有什么区别?你可以不知道三皇五帝、唐宗宋祖,你可以不知道四书五经、二拍三言,你怎么可以不知道自己三代祖上?
  
  当时现场要不是有年迈的岳父母和儿媳在,我想我当时一定不会给他好颜色看的,就差要弄一耳瓜子直接掴过去也说不定,还谈什么“生子当如孙仲谋”?
  
  唉!谁人不晓“饮水思源”?为何我的儿竟然有这样“数典忘祖”的问题?
  
  儿啊,淮安市哪家才开酒家,哪家的菜品不错,淮安哪家龙虾店春天开馆,哪家酒家的门前停车方便,诸如此类的问题,你一清二楚,而:
  
  “你二爹才去逝不久,你三爹活在在的,你三爹家的大儿即你堂叔在你二爹的丧礼上和我这为父的一道守灵三天,你为何这么快就忘记了呢?”
  
  岳父母年近八十,出于尊重,我平时和二老在一起时,只要不是讨论国家大事,一般是灭寂小声的。那晚那十多分钟内,我第一次在二老面前,慷慨激昂地向我的儿子,“汇报”郝氏的祖宗十九代(多加一代,怕儿子再记不得)。
  
  “十九代向上推的我不知的多少代前,祖上因贫穷或战乱,迁徙到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王兴肖荡,然后经过多年休生养息,渐渐安家成户,直至解放前百十年左右成为一方地主,田地无数,牛驴成群…
  
  祖父曾因国民党涟水县的县长身份及过去,被发配黑龙江服苦役几十年,后祖母携我三叔一家到黑龙江陪我祖父,祖母最终埋骨塞外后,祖父方带三叔一家五口回到内地,和我们一大家团聚。
  
  祖父 牢 狱 之灾多年,“三十年河东转三十年河西”,家境开始破败,内地只有我父亲一支和二叔一支在乡下“顶门立户”、姑母成年即托嫁一般,多年前已经离世。祖父刚被发配时,我父一十二岁。而我二叔那时尚且更加年幼,先上私塾进而求学,直至后成一方大儒(前些日子刚刚去逝,八十有五)。
  
  我父年幼时节,他老人家即顶着“地主富农”的帽子,孤门小姓,独撑乡下农田苦活---泪了,泪如雨下!我不能写了,我父多年所受之苦,是我不能想的。
  
  “身为长子,重任担当,十六年纪;孤身壮胆,于夏夜田头或寒夜拥被,起四更,睡半夜,早出晚归,随乡间父老,苦做农活,供二叔攻读;下河工,做苦活;糊口养家,终日忙碌;心中有悲,只放心头;心中有痛,决不出口;只穿旧裳,不添新裤;干净得体,毫不言粗;白水淡饭,只求饱腹;一生节俭,终为子女;累至吐血,为儿为女!二姐不识,永为您痛;两子有成,略有慰藉;呜呼我父,终身劳苦!追思于此,泪水涕零,伤肠扼腕!
  
  文 革 十年,父受祖富及屑小之累,关村屋,苦母水瓶装稀粥,从洞偷递屋!——天怜我父母,吃辛受苦!”
  
  ---哪位爷姐非要尊重关注,请看我多年前在父亲去逝后写的《祭父文》。您可在江苏伟帅的企业官网上搜“祭父文”或在搜狐浏览器上搜“江苏伟帅祭父文”,即可看到。此淮网我的所有文章内,也能查到的。插播,告罪。
  
  三叔回到内地后,一直以务农为生。
  
  父辈兄弟三人,姊妹四位,姑为老大。父辈三兄弟,又各家分支,现我六堂兄弟又各自成家立户。到我,嫡亲兄姊四位,我排行最小,上有两姐一哥。后续兄姐,均有所成,各自安好。
  
  外公家我所了解的,也一一向孩子介绍,有我不清楚的,我家“领导”指挥,而岳父母则在边上指手划脚一一补全。
  
  我一嗵 邪 火 喷尽,再看子媳,二人貌似聆听半天,似懂非懂,似记非记,但一体毕恭毕敬,唉,或还不枉我大币喂养一场。否则,又能怎弄?
  
  这几天一直在想,孩子的历史记忆为何少了这些章节?想我那大儿,玩手机、谈业务、点外卖麻麻溜溜,谈理想、论企划、比美食口若悬河,怎么在这“认祖归宗”上就弱智了呢?
  
  写到这里,我竟然越想越怕,“子不孝,父之过”啊!---看样子,包括“忆苦思甜”的这一类社会课,以后还是要多给孩子上的。不能怕他们烦,不能怕他们“够”,还要布置作业,定期抽查,定期考核,成绩优秀者,还要重奖!
  
  ---否则,断根了,怎么办?
上一篇:难!难!难!下一篇:明天继续,发呆
    手机扫码访问

QQ|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22-7-7 07: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