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这两天是乍的啦?

2020-12-22 09:05| 查看: 428| 评论: 0

【摘要】:   这两天,一桩桩,一件件,莫不让我就差“悲痛欲绝”,诸位,且听我慢慢汇报。    一、 2020.12.20早晨3.40起床,洗洗做饭吃饭,近五点然后打的去高铁站,以为早晨六点多发车。没曾想,发车精准时间:7.40 ; ...
  这两天,一桩桩,一件件,莫不让我就差“悲痛欲绝”,诸位,且听我慢慢汇报。
  
  一、 2020.12.20早晨3.40起床,洗洗做饭吃饭,近五点然后打的去高铁站,以为早晨六点多发车。没曾想,发车精准时间:7.40 ;
  
  二、吸取教训,这次出发去外地培训时全副超级重装厚服。千里迢迢高铁上,一路“提笼拐鼓”,又累死累活携一超大箱,一路热气腾腾奔波至中午十一点多方达终点站。
  
  当地天气又与几天前的温度区隔明显,没如想象中再那么死冷死冷的,害得身上衣服又多全是负担,心里那个懊恼啊。
  
  先期未回留在当地实习的几个,包括“徒弟”,竟无一人接站。事后一个个还浑身的合天合地合人间的理由,特别是才收的“徒弟”还在人面前呱啦呱落振振有词,气得我当时都有去绿地双子塔从一楼跳下去的心;
  
  三、磨磨唧唧至当日下午一点,方上车去几十公里外县一个犄角旮旯远离人烟的培训基地,咣颠咣颠两个多小时,方才扺达目的地。训练基地主教官一嗵集体问话排查,自己因情绪激动血压太高当即涮下。
  
  邀约经理和军训基地沟通不成无奈苦笑,雪狼教官铁面无私其实尽责,没奈何只得打道回府。
  
  前期准备,来程辛苦,全部白费。想死心,当时没有。是,确实没有。事情是自己决定的,人家按章办事,为己负责,无话可说。
  
  四、返程刚坐上培训基地的专车大巴,看到车上总计四返客一驾驶员。还没坐稳,只听侧排另一位上女,一把鼻涕一把泪痛嚎不乙。
  
  “训练退回,也不是天塌地陷的事,有必要整的这般没爹没娘的样?”———我是不解。
  
  后再听再问,才知此女年方三五,自己男人下午三点,因中午饮酒过度,遽然“走了”。
  
  边上另一女是那女好友,特地向基地教官请假专职把那哭女安全送抵大站的。
  
  大巴因规不能开超五十码,从培训基地到高铁站,还有六七十公里的路程。加上堵车等突发因素,保不齐是否能按时到达站点。
  
  “打的吧!”边上陪伺的女孩也急了。
  
  “行,我和你们拼车,车费我承担一半。”我本来坐大巴时间也足夠的。我能理解那妇人的归心似箭,我退了车票又重新订了车票。人家遇上这档子事,能帮赶时间少花点钱,自己损失几十块钱是小事。
  
  坐上出租车后,驾驶员也配合,全程高速,风驰电掣,我一遍一遍嘱告驾驶员:“开慢点开慢点。安全第一!”
  
  “我没什么。孩子太小,没爸,怎么办啊?”———那妇人坐在车后排,一边哭一边呢喃。那时那景,我感同身受,泪盈双目,除了一迭声的“节哀顺便”,别的无话可劝。
  
  五、到候车大厅,痴候了近两个小时,6.23分,方上了方向高铁专车。经徐州中转歇班换乘半小时,然后继续驰向淮安。
  
  一路无话。至昨晚10.03分,我发现坐位通道前面有人下车,就问到淮安站了吗。
  
  前人答曰,“到了淮安,淮安到了。”坏就坏这“前人”身上。你的随口一句平凡好心话,让我一晚花钱跑死马。唉,哥啊,以后做好事指导,也要精准啊。
  
  回归正传。当时我立即傻傻的没作细想急忙忙拎包跟着下车。我记忆中那辆机车应该是10.10到达淮安,想必是机车正常合理机动时间,提前抵达了。我想当然了。
  
  候刚出站口门外,那边路灯抬头一看,“泗阳”映入眼帘。
  
  “坏了。提前下车了。”———我一阵懊恼。
  
  六、走出泗阳高铁站,不久一黑车司机粘上,笑咪眯问去哪。
  
  我如实相告。我是男汉,还怕你拐了?难不成想拐回去做老爹?
  
  但于夜间,见识多了,“我不害人,但我不能不防人”,我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另一个手机录音开关。
  
  都是生意人,他要价,我还价,最终确定专车直达100元。
  
  谈妥价格,我跟随驾驶员去一百米外他的停车处。坐上车未启动前,一惯小心翼翼的我再次和驾驶员确认运价、路线及包括不允再去带客等。
  
  果不其然,黑车司机套路来了。
  
  我要他亲口再次确认运价100(块),他却说“能不能再加二十。”,又说“我走(汽)车站再带个人。”
  
  ———驾驶员当时是一脸堆笑,顾左右而言他。我却感觉到那爷身上带刀的寒气。
  
  我闲话少说,径直立即拿下行李,“我不坐了。你就是不要钱,我也不能要你送我。”———这才哪跟哪儿啊,我哪知道你后面还有什么套路?
  
  诚信在这类人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我立刻用手机软件打车。第一个快车150,接客途中来电嫌路太远,请我退单重新叫车。
  
  后来打车系统自动涨到160元,半天仍无人接单。没奈何,致电在当地做生意的乙进入被窝的我嫡亲外甥,意思请他把我送到淮安。
  
  我一边候外甥,一边回到高铁车站门前有监控的小广场,明晃晃路灯下,继续来回踱步,打发时间。
  
  这时那黑车司机见我毅然决然不再理他,就又介绍另一个略小巴一点的黑车司机继续想接这单业务。
  
  看看要到十一点,我当时心甚纠结。让外甥为我再跑来回一百二三十公里,半夜三更,我于心何忍?
  
  再看后来的黑车司机,面相较前一个,略显忠厚。打定主意,立即电话外甥让他速回休息。最终和第二个驾驶员稳妥谈好120元车资,动身回淮。
  
  “俩口白天开一快递收件点,微薄收入,维持营生,晚上一人外出苦点辛苦钱,补贴家用。”———回来路上,和那不到四十的驾驶员穷侃半天,方知其家境贫寒生活艰难。
  
  扺淮下车,我微信转了130给了那驾驶员。那小大哥连声不断“谢谢!谢谢!”
  
  这世上毕竟还是好人多坏人少,一路平安。
  
  抵家时间是,2020.12.21,凌晨要到1点。
  
  七、抵家到达房间收拾准备上床时,因摆弄床边不远的空气净化器,不慎把净化器喷雾口的冷凝水,放低角度,部分淋在床上枕头上。
  
  到家刚刚好转的心情,一下又掉到谷底,内心自责不乙。
  
  褪去枕套,腋起床单,挪到大床另一边。“怎弄?将就一夜吧。”
  
  八、早晨七点前后上班前留言给家请的“阿姐”,请帮我清洗换下来的床单枕套,暨换下的风尘衣服。没曾想,晚上归家,“阿姐”没来,脏衣堆垛,清锅冷灶。
  
  心情再次冰凉。
  
  九、(2020.12.21)晚上归家,支锅餐饭,然后广场舞跳回,磨磨唧唧准备好明早餐食,回卧室内卫,美人镜前,挤好牙膏,正准备牙齿美白,拧开水龙头,竟然无水。
  
  发诧信问同幢邻居,方知九点后政策性停水调压。忍无可忍,还得再忍。但是,包括头脚,包括人生关键部位,都尚未洗漱,怎甚上床?
  
  苦矣!
  
  十、因迫切减肥降血压,故(2020.12.21)晚九点前特别煎熬了家存茶叶(多年是不喝茶叶泡的茶水的),满满一大壶,至昨晚十点或许略多,因为停水百无聊奈,左一杯,右一杯,直如驴饮一般。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至十一点多,去阳台把早洗好的衣服拿出来上晾衣架时,发现自来水正常了。
  
  刷牙,洗脸,洗那个,洗脚,然后应该上床睡觉了吧?
  
  错了。
  
  睡不着了。
  
  您想啊,多年没喝泡茶了,陡然今晚一大壶茶叶水灌下肚,哪里还能有一点点睡意啊?———两眼睁如牛卵一般!
  
  时间乙到2020.12.22.凌晨,3点。今夜无眠。
  
  无奈之下,掐字手酸,万字成文,虔诚祈问:
  
  苍天啊,大地啊, 这两天是乍的啦?
    手机扫码访问

QQ|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21-10-28 15: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