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帅塑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2019-11-13 09:26| 查看: 31| 评论: 0

【摘要】:   昨晚八点左右,我电一友人电话,竟然显示无法接通状况。我了解的,这是几十年未有的情况。    今天,他向我如此这般解惑。他说他昨天从下午四点多一直到近傍晚六点半左右,一直在居间调解一个事情。所以到八 ...

  昨晚八点左右,我电一友人电话,竟然显示无法接通状况。我了解的,这是几十年未有的情况。
  
  今天,他向我如此这般解惑。他说他昨天从下午四点多一直到近傍晚六点半左右,一直在居间调解一个事情。所以到八点左右,手机终于断了电。我恍悟。为了阐述明白,我就以他为“我”的第一人称,郑重行文,原封不动的记录整理发表出来。
  
  事情的梗概大略是这样的:
  
  昨天下午约四点多,因为星期天,我提前回家,意为早点跑步健身去,省得晚上继续煎熬到十一二点。突然接到也在城里做营生的哥电话,问我有没有外差。听他说是老宅有一棵树,又被庄上的一邻人(第三方)带人给锯了,好象是“莫须有”的原由。
  
  说前次已经发生过一次。那次,他气不过,经过理论,收了乡下当时在现场“买树锯树”的二百元钱。
  
  这次又发生了。他意他本人立即回乡下去“看看”,实在不行就报警,请“公家”公断处理,省得一次次烦不过来。他意思是对方实在有点“欺人太甚”的意思。
  
  这类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真有多D事呢?
  
  我当时接电话实属突然,根本没来得及思索,脑子一片空白,就随口答应,“行吧,你看着办,尽量D事化小、小事化无”。候过一会下楼去健身的路上,才渐渐想起,我哥的举措或不妥当,“报警”,好象不是最佳处理方案的优选。
  
  农村里有人“进警署”,这个影响,和城里人“进警局”不一样,一定不妥,就象过去有农村人离婚一样,“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类似。城里人,不在意的多。
  
  再穿插描述一下。隔壁邻居,和我们关系一直极好,是属于那种“父一辈、子一辈”的交情。这些年,大家都在外面讨生活,虽然之间联络没有以前少时在乡下时的多,但彼此的感情应当一直在,从来没有“红过脸”。年节岁末或清明诸节,大家回去偶尔撞见,都是“兄长弟短”的。
  
  这两次不知什么原因听说只是因为农村老宅院场边上一二棵不成材的树,因为邻家二兄本人在外,他委托了本庄上另一家的汉子出面找人帮他家卖树的,所以中间就有了一点点涉及到我哥家的不愉快。我想还应当一定是沟通上的问题。
  
  我立即电话联系我哥,问他有没有打过“壹壹零”,如果还没有电话过,就不要再打(壹壹零)了。
  
  我的意思极为简单。农村早就破败,环境坑脏不堪,“人口、土地、旧宅”,登记尺量过多次,拆掉是迟早的事。倘不是父母坟茔在那,倘不是那几分地的老宅还在风雨飘摇中坚挺,一年中我是极少回去的。我早就说过,我的儿孙以后是找不到回我祖宅的路的。再说了,在外打拚多少年到这般年龄,“修桥铺路、积德行善”才是我们才应当思量的事。
  
  更何况,总共就那点事,一棵树值几文钱?一百棵又如何?乡邻几代的感情,就只值那几棵树钱?我们已经离家多年,这次事件中不管我们有理没理,面对这类型的突发事件,当我们心生波澜的时候,我们已经“错了”。更别说我们再去和别人家争辩是非,那样首先明显是我们的格局已低了不止三分。
  
  你能“调皮”,我不能“调皮”。
  
  孟子曾曰:“唯仁者能以D事小,唯智者能以小事D。”----倘我们和乡邻掉书袋说这些道理,他们一定笑我们是书呆子。
  
  呵呵,那就说句粗话吧,算你狠,我叫你一声“爷”,行了吧。
  
  我们,不能计较。
  
  我立即电话和我关系一直极好的邻家三兄,请他尽快居中调停,别让村组乡邻看我们两家的笑话,我在电话里也笑说了,“只要不把我那老宅拆了,他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实际上,我相信越是我们主动这样,人家反而不好意思,“你敬人一尺,人还你一丈”。我相信我乡邻大多数都是极为纯朴厚道。真正大奸大恶之人,不会还在乡下耕那几亩老土,更不会生此事端。
  
  我再次电话我哥,诚恳说话:人活世上,滑顺顺一条,任何物质,“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去”看开一点,看淡一点。我还把那句古诗在电话里背给我哥听,“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我哥也是性情中人,纯属俗人一个,虽说也是“好面子”的,但在一阵冲动之后,可能也醒过味来,在电话里也就和我实话实说,“要是开始就好好沟通,好好说话,就是把那六七棵树全部锯掉,也没有什么事。”有哥这样态度,我颇感欣慰。
  
  我们都这把年纪了,面子还值几文钱?我们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如何如何,我们首先得自己把自己“人”给做好了。
  
  后来,我又电话了邻家作为主角之一的“二哥”,我直接首先在电话里向他赔“不是”,一切全是我们的错,所有的损失包括以前拿过的二百元,我全部承担。表这个态度的前面,我已通过我的微信向我“三哥”微信上转了二百元并请他代转给二哥,尽管三哥也一迭声语气坚定客客气气说“断断不能收”。
  
  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以从小玩泥巴一道长大的感情来说,我也知道,他和我一样,从来就没有否认过,“我们是兄弟!”
  
  再细细思量一下,农村事,邻里之间鸡毛蒜皮的破事太多,遇到偶尔的,即或有心,或亦无意,不可能不发生“舌头跟牙齿斗”的故事,只是故事的长短、大小、故事情节是否精彩不等吧了,但断然不可能什么都上岗上线找“公家”处理。遇到处理这类事,首先是要把“善良”放在第一位,然后一定要站在对方的角度、位置、利益想问题,再其次就是首先要自己学会“后退几步”,自己要高姿态,不偏执,不钻牛角尖,不盲目冲动,那么就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后来我那邻居作为主角尚在外地做活谋生的二哥,也极为通情达理,他在电话里也和我一样的感慨,他借用了我们乡下本庄上最实在的张四哥说的话传达给我听,大意是“我们两家人的感情,不是用钱和物质能衡量得了的。”
  
  听到二哥这话,我极为感动,同时更加认定,我哥打“110”的电话,拨的不仅仅是有点莽撞了。
  
  大家都有良好的认知,那事件就好办了。事情的最终结果,是一句话概括,“警察退场,事件在最快时间内划了一个句号。”
  
  “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我相信昨天不管是在现场或外地,一定有太多涉事人或旁观者,可能心里都会记起这首古诗。

 

QQ| Archiver| 手机版|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9-12-16 03:37 , Processed in 0.04652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