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帅塑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不能忘却的那些记忆

2019-9-9 08:25| 查看: 34| 评论: 0

【摘要】:   小时候二三年级时脸皮特薄,邻桌同学说橡皮没了自己都脸红且羞怯半天就要哭出泪来,立即会把自己那由母亲一针一线用粗纱布绞的书包当着同学面倒的个底朝天,恨不得掏心掏肺立时向同学解释:“我真没偷啊。”   ...
  小时候二三年级时脸皮特薄,邻桌同学说橡皮没了自己都脸红且羞怯半天就要哭出泪来,立即会把自己那由母亲一针一线用粗纱布绞的书包当着同学面倒的个底朝天,恨不得掏心掏肺立时向同学解释:“我真没偷啊。”
  
  只要那橡皮没找到,那一整天总会感觉好多同学用目光在认定那一定是被我偷了。
  
  后来,慢慢懂了,为什么要好好学习以候有朝一日“鲤鱼跳龙门”,好好学习将来不落人眼下,好好学习将来“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小包车一人一挂”,好好学习就象庄上的“张桂生”...
  
  解释交待:
  
  “张桂生”,属于名义上的本庄人,只是记忆中好象从没看他在家里住过三宿五晚。那个年代被“推荐”上的学校,后来有了十三品的铁饭碗,说了一个漂漂亮亮的铁饭碗的媳妇,极为体面,逢年过节偶尔回乡下看望他那寡母,一条庄上男女老少都去他家打招呼,甚有“溜须拍马”的味道。 全乡知道他的人,一提起“张桂生”三字,一般都好象流下了羡慕的哈啦子,嗯了肚。
  
  一般那会母亲这般教育自己时,父亲多或蹲或坐在边上,净抽那“清贫到不能再清贫”的烟,一根接着一根...
  
  后来一直怀疑母亲教育儿的话是不是父亲教的。父亲写得一手能给邻居写春联且能挂上墙的好毛笔字,好象是“完小”毕业。母亲文化好象并不略略低些。
  
  后来慢慢长大,晓得还要“不吃馒头挣口气”,晓得还要“光宗耀祖”,晓得只有努力学习将来才能“陪小对象坐电影院里磕瓜子...”
  
  再后来,慢慢的,“你强我更强,铁索横大江。你弱我便弱,清风拂山岗”类的话,背的更多滚瓜烂熟了。内里坚硬起来,外表更加柔软。
  
  自己被地痞流氓砸门掴脸打豁牙齿,被“上面”监管中的极个别垃圾三番五次“关注”、莫名其妙“过堂”,也是“忍无可忍,继续再忍”“让无可让,继续再让”,因为不仅仅确实是无力以对。
  
  各种人前背后的冷嘲热讽和指指点点自然更是假装听不见。
  
  ...
  
  大多数时候,我知道我没资格优雅的活着。
  因为,那些记忆,一直记忆。不能忘却,无法忘记。
 

QQ| Archiver| 手机版|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9-10-20 07:12 , Processed in 0.05486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