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管伟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谁能左右得了乾坤?

2017-11-26 08:42| 查看: 65| 评论: 0

【摘要】: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有人说这是一位狗尾续貂的‘诗人’教给我们的狗屁胡话。但我知道,这类鸡汤类高大上的套话,放在这真正的冬天,还真管不上一件棉袄值钱。  窗外市道上除了缓缓行过一辆悠闲 ...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有人说这是一位狗尾续貂的‘诗人’教给我们的狗屁胡话。但我知道,这类鸡汤类高大上的套话,放在这真正的冬天,还真管不上一件棉袄值钱。
  窗外市道上除了缓缓行过一辆悠闲自在洒水的车,路灯昏黄的光似凝了水雾,零星的人也是夹紧双臂,步履匆匆,再多是基本看不到其它的活物;
  北窗露出一点点缝隙,那冷簌簌的寒风如认亲一般直接往我骨隙里钻。气得我立即就近伸手用力,拉紧那窗户玻璃框;
  掩上所有的房门,打开最近的那暖暖的灯。现在多用的是节能的LED,明知得不到一点点温暖,可那份希冀,是断断存在的。
  平时放在走道上的、夫人心血来潮伺弄的花啊朵呀,夫人把部分给搞到室内来了。还有的大部分,听说是夫人一脸谄笑,竟说动了小区的物业安保,给放到了那低压房里临时寄存了。
  温度不是波浪起伏的太大,也不是频升骤降,就这么不死不活的冷,搞得我夫人患得患失又想开地暖,又舍不得燃气费痴痴的高昂。不是说每每都讲富论贵拉不下脸来,到这年龄的人,柴米油盐接触多了,谁少了“小抠油”的心?
  夫人每每动辄叫我从手机上查天气预报,可现在百度上的“天气预报”也玩起了滑头,总多报的让看的人心里,永远没法一下子摸得到底。
  那天,天蛮冷的,实在冻极得了,没奈何回家叫苦,请夫人拿棉鞋给我穿,自己心里就事先声明不管孬好。没曾想还真没找到好的棉皮鞋,夫人不知从哪翻出那“老头深筒棉鞋”来拿给我,我当时也不管三七还是二十一。象我这样的直性真男人,一般都是“先顾冷,后要好看”。
  但着脚上一二天后,自己就感到总有点深深浅浅的。脚下是颇感极暖,可路人的目光,好象有点不对头。上面领带风衣,下面外包裤的老头深筒棉鞋,这有“领导风范”么?就算明明类“死要面子活受罪”,可多少象我这样的人,也要兼顾点小脸薄面吧。再说了,这世道,好多时候,谁不是多为别人活着的?
  我知道,好多时候,虚荣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好东西。当虚荣被满足时,人的自信,以及向善向美的意念,都有了扎根的土壤。更何况,我是成年人。
  回去又弱弱的和夫人汇报,恳请她务必尽快找出那长脸的好一点的保暖鞋。夫人答应的倒真是脆冲冲的,可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呵呵。夫人忙,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我也知道。我这算是昭告天地么?
  前天一客户眼尖,也是熟客,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领导,现在就着棉鞋哪?”那调侃的意思,我这属猴的,能不明白?我老脸没红,但心里颇生一阵阵检讨。
  唉,老气横冬,实在对不起我尊敬的上帝啊!
  这样几天过去了,害得我多穿也不是,少穿也不是。说实话,我比别人更怕,冷。
  不是我到这年轮依然有些事情还在心中放不下,实在是连累至今。
  因为那年那月那些天,拜那些特殊经历所赐,每晚入睡,即或夫人多加被褥铺盖,但我依旧一夜到天亮冰冷的腿,还有那让我总感觉冷冷的被褥,依然会让我想起那些挨千刀的人就恨得咬牙切齿。每每恶梦醒来,不止冰冷的腿,光线,甚至心境,都不一样。那些人,会得报应么?
  因为善良是好人的天性。所以,有一些深刻的东西,谁都想舍弃。我,有的,而且一直有。曾经深入皮肉的疼痛,即使后来揭了珈,但凡视线停留于此,任谁都会发现那处血管在突突跳跃。可能不再膨胀,却有微微提醒的不悦,令人疲惫,包括可能,还有恐慌。
  我从未刻意寻找,更没有收藏的心,但只要一冷,或一到冬天,就会经常不经意的蹦出来。快十三年了,难道这要影响我一生么?
  “人总是在不停复述,以此来装饰自身的肤浅”。我知道我太肤浅了。可我想肤浅吗?
  任谁从来都不想。
  只是这天杀的绝天,实在是冷。
  谁能左右得了乾坤?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7-12-17 06:17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8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