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管伟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幢号

2017-11-5 09:50| 查看: 53| 评论: 0

【摘要】:   因为岳父近期做牙,一直不能吃太硬的东西,故昨天在外地归程途中偶经一服务区,就买了两袋“德州扒鸡”,一只给了一直陪我在外多天奔波辛苦的“书记”带回,一只,想送给岳父,或能亲口品尝。听说这种扒鸡,比较 ...

  因为岳父近期做牙,一直不能吃太硬的东西,故昨天在外地归程途中偶经一服务区,就买了两袋“德州扒鸡”,一只给了一直陪我在外多天奔波辛苦的“书记”带回,一只,想送给岳父,或能亲口品尝。听说这种扒鸡,比较适合牙口不太好的老年人,因为很软,很容易吞咽,而且口味很香。
  原来思量请岳父到小区门口和我会合取走,后想到黄昏天冷,还是我自己递上楼,尽量不让老人下楼为好。
  抵达小区门口,因看到我无法自行入闸,门卫老师傅凑近车窗边,例行公事俯身下问,“去哪幢楼?”
  “我岳父母住在里面,来看看”我用手指向老岳父住的那幢楼层,“就是那幢楼!”我意希望门卫老师傅行个方便能让我尽快进去。在外多少天了,身上也极不舒服,也想早点回家。
  没曾想那门卫老师傅极为负责,“喔!是七号楼吗?”他一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一边继续深入细致的询问确认。
  环境极为和谐,我相信门卫老师傅这样做的根由,纯是职责使然。我能理解,但我却无法接答门卫老师傅的这个疑惑,因为我只知我岳父母所住的准确楼幢位置,却真不知那楼幢编号到底是多少。
  我一下子让门卫老师傅给问懵了,愣了几十秒后,一迭声‘顾左右而言他’,“就进去十分八分钟就走”我意思是想让门卫老师傅了解我既不会瞎占小区的车位太久,也不会给小区的正常管理和运作带来任何麻烦。
  但接下来,就是门卫老师傅那一脸讶异,让我心生万分羞愧。门卫老师傅那脸上明显能读出这样的意思,“哪有做儿女的不知父母住的楼幢号?”
  还好,门卫老师傅看我刚才一时间的张口结舌状,知道明显不会让他得到令他极为满意的答案,但仍然摁了门禁开关,放我进入小区。
  走进岳父母所住的楼幢,再想进入他们二老的楼层,还必须要有此楼幢的电梯门禁感应式开关。电话岳父,意请他在上面给我把电梯摁一下感应开关好让我把东西递上去。
  没曾想最终我上楼层了,岳父却径直下到楼道底层候我。也许是接到我的电话太匆忙从房间里出来,老人身上着的衣服并不多。那时,气温已经很冷,我赶紧催请老人家快点回楼上房间。“东西已递上去了,小朋友(老人家孙女,星期天来她爹爹家玩并做作业的)接收的。”
  在我接连催请下,老人走进电梯。瞬间看老人家掉转身型那瘦削的背影,我内心一阵悸动。“一个女婿,半个儿”---我知道我极不称职,但如果单论此句古话的认知,我和老人们是一样的。老俩口一直极为疼爱我,老人家刚才的“下楼”,和我的“上楼”,出发点,都是一样一样的。
  “十事九不全”。作为子女,我知道,我欠老人的太多了。老人家年纪大了,所住小区和我们相距并不远,可我竟然还不知他们所住的楼幢号,是我来看顾老人家太少了。那位门卫老师傅进门时的那种对我责备的眼神,对,很对。平时里或确实忙,那诸如多在逢年过节才拎着二两茶食来岳父母面前捞本蹭饭的类事,而且把那一切看成心安理得,这样的孝道,我做的是不是太廉价了?
  岳父母的楼幢号,究竟是多少?我自己近期一定要亲自去搞个明白。我知道,这对于我来说,背上楼号极为简单,但在这简单背后,细腻认真让老人们感受到做子女真诚的孝道和尊重,或是他们年岁大的老人们期盼的真正温暖,我愿意,努力竭诚做到。
  现在新的问题出来了,我哥哥姐姐所住小区的楼幢号,甚至于包括楼层房号,我知道是多少?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我的孩子们,包括我的子侄,知道我的楼幢号和楼层号吗?
  想想这些,我都有些心酸得很了。
  不能再想下去,不能再写下去。
  眼眶重湿。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7-12-17 06:19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8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